很久以前,在一座森林里,有一只雄伟奇特的鹿王,遍体长满了五彩的绒毛。这只鹿王率领着几千头梅花鹿一起生活,饿了吃林中的嫩叶鲜草,渴了喝溪中清澈的泉水,无忧无虑、自由自在。 但是好景不长,有个国王很喜欢吃鹿肉,所以每隔三五天便来打一次猎。不少鹿死于士兵的乱箭之下,还有不少鹿被活捉,或跌下山崖、坠入陷阱,或被荆棘扎伤。

鹿王看见群鹿死的死、伤的伤,心中非常难过:“我身为鹿王,应当保护群鹿不受损害,可是哪儿才能找到像这里一样丰美的水草呢?”它考虑再三,便动身来到王城中,走到国王面前跪下说:“我们在大王的国境内生活,指望能得到大王的庇护。听说大王喜欢吃鹿肉,我们也不敢逃避,只希望大王能告诉我们每天需要几头鹿,我们一定每日如数自愿前来,绝不欺骗大王。希望大王能慈悲为怀,可怜我们!”

国王听了鹿王的这番话,十分惊讶:“御厨房每天只用一头鹿就够了,没想到为了每天的一头鹿,让你们死伤这么惨重。如果真像你说的,每天会有一头鹿自动走进御厨房,我发誓再也不到森林中去打猎。”于是从此以后,每天都有一头鹿自动来到王宫中,国王再也没到森林中打过猎。

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。这天,轮到一头大母鹿去送死。但这头大母鹿已怀了一头小鹿,眼看就要分娩。母鹿跪在鹿王面前,哭着哀求道:“并非我贪生怕死,但我腹中的孩子是无辜的。求大王宽限几天,让下一个先去,等我把孩子生下来,一定马上去御厨房报到。”下一头鹿听说要叫自己先去,也跪在鹿王面前叩头哀求道:“大王!到该我死的那一天, 我绝不多说二话。但按规矩我还能再活一天一夜,让我活够这一天一夜我才死而无怨。”

鹿王左右为难,考虑再三,便让那两头鹿都退下,决定由自己代替母鹿前去。鹿王到了御厨房后,跪在地上,引颈待宰。厨师看到这只雄奇的鹿王亲自前来就死,觉得非常奇怪,马上跑去报告国王。国王下令把鹿王牵来问道:“今天你为什么亲自前来?”鹿王便把母鹿已怀小鹿,又不忍心以其他鹿替代,所以亲自前来的原因讲了一遍。

国王听了,感动得流下泪来,说:“真没想到一头牲畜还会这样杀身成仁!我是一个人,却每天要宰一头鹿,以满足自己的口欲,我真是连鹿王也不如啊!”国王立即让厨师把鹿王放了,从此戒吃鹿肉。并下令全国军民,从此以后,无论什么人,都不准伤害鹿,若敢违犯,严惩不赦。

从此之後,国王及群臣百官全都遵守教化,黎民百姓遵从仁义道德不再行杀,润泽施及草木,国家於是太平。菩萨世世代代舍命济物,最後功成德隆,成为佛陀。

佛告诉众位比丘:「那时的鹿王就是我,国王是舍利弗。菩萨就是这样慈惠行布施度无极。」

佛经原文:
昔者菩萨身为鹿王,厥体高大,身毛五色,蹄角奇雅,众鹿伏从,数千为群。国王出猎,群鹿分散,投岩堕坑,荡树贯棘,摧破死伤,所杀不少。鹿王睹之,哽噎曰:「吾为众长,宜当明虑,择地而游。苟为美草而翔於斯,凋残群小,罪在我也。」
  径自入国。国人睹之,佥曰:「吾王有至仁之德,神鹿来朝。」以为国瑞,莫敢干之。乃到殿前,跪而云曰:「小畜贪生,寄命国界,卒逢猎者,虫类奔迸,或生相失,或死狼藉。天仁爱物,实为可哀。愿自相选,日供太官乞知其数,不敢欺王。」王甚奇曰:「太官所用日不过一,不知汝等伤死甚多。若实如云,吾誓不猎。」
  鹿王退还,悉命群鹿,具以斯意示其祸福。群鹿伏听,自相差次,应先行者每当就死,过辞其王,王为泣涕,诲喻之曰:「睹世皆死,孰有免之?寻路念佛,仁孝慈心,向彼人王,慎无怨矣。」日日若兹。中有应行者而身重胎,曰:「死不敢避,乞须挽娠。」更取其次,欲以代之。其次顿首泣涕而曰:「必当就死。尚有一日一夜之生,斯须之命,时至不恨。」
  鹿王不忍枉其生命,明日遁众,身诣太官。厨人识之,即以上闻。王问其故,辞答如上。王怆然为之流泪曰:「岂有畜兽怀天地之仁,杀身济众,履古人弘慈之行哉?吾为人君,日杀众生之命,肥泽己体。吾好凶虐,尚豺狼之行乎?兽为斯仁,有奉天之德矣。」
  王遗鹿去,还其本居,敕一国界:若有犯鹿者,与人同罚。自斯之後,王及群寮率化,黎民遵仁不杀,润逮草木,国遂太平。菩萨世世危命济物,功成德隆,遂为尊雄。
  佛告诸比丘:「时鹿王者是吾身也,国王者舍利弗是。菩萨慈惠度无极行布施如是。」